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公告

预防职务犯罪 案件直击

倪发科爱玉成痴引发的塌方式腐败:致国家损失19亿

发布作者:张旭辉     发布时间:

作者:徐海涛

  倪发科的“玉”与“欲”——官员“塌方式腐败”致国家损失19亿元案调查 

  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因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日前被提起公诉。现年60岁的倪发科,被当地人评价有两个突出特点:“有能力、有魄力”和“爱玉成痴”。但当能力、权力与欲望挂钩,引发的便是“塌方式腐败”。 

  收受和田玉价值1200万元,帮人低价购买探矿权,不惜挪用国家保障房用地指标;20多次收受贿赂,从财政中挪用6亿元对“矿老板”“超常规奖励”……在倪发科“权力圈”中,安徽六安市、国土系统、地矿系统的多名厅级官员因贪腐获刑或受审,他们为“矿老板”非法获利提供帮助,致国家财产损失接近19亿元。 

  “好玉之徒”的“欲壑”:受赠玉石之丰可办展览 

  倪发科从芜湖开始仕途,1999年调任安徽六安主政一方,历任行署专员、市长、市委书记。2008年,倪发科当选安徽省副省长,直至5年后落马。 

  作为副省长,倪发科还有多个社会兼职,安徽省珠宝协会名誉会长是其中颇不起眼的一个,却暗示了他的爱好,也是他主要受贿领域。 

  据称,倪发科爱好玉石始于在六安市任领导期间,当时六安本地发现了一种玉石矿,为培育成产业,市里邀请了多名全国玉石专家前来鉴赏、献策,后发展产业未成,倪发科自己却发展成了玉石爱好者。 

  据有关部门调查,倪发科“爱玉成痴”,说起玉石“顿感精神、眼睛发光”。平时看电视、看书,玉不离手,脖子上还要戴上一个玉石挂件;每到周末,把喜欢的玉石玉器铺开,一件一件欣赏;每隔两周,给精品玉石玉器逐一打蜡、上油;到外地出差,再忙也要挤时间到当地的玉器市场看一看,随身携带小电筒、放大镜,检验自己的赏玉水平,享受当专家和被认同的快感。 

  短短几年间,倪发科俨然成了资深玉石收藏家,藏品之丰富可开办玉石展。但这些玉石的来历,却并不那么“高雅”。 

  办案人员调查,在倪发科的玉石收藏中,有很多来自商人、老板的“雅赠”,如安徽大昌矿业公司老板吉立昌、某房地产公司老板黄某等赠送的玉石,总价值达1200万元。 

  对于玉石的经济价值,倪发科当然心知肚明,品相一般的玉石,根本看不上眼。在他的“明示”与“暗示”下,多名老板四处“淘宝”,以投其所好。 

  为买到倪发科喜欢的和田玉,矿业老板吉立昌多次专程带着玉石专家坐飞机去新疆,买回玉石供倪发科挑选。房地产公司老板黄某得知倪发科“好玉”,精心买了一件玉器送去,不料倪发科“笑纳”之余并不满意,称“这块玉石的白度不够”。为此黄某另到玉石市场“寻宝”,又花了16万元,买了一块“更完美”的和田玉送给倪发科。 

  落马后,倪发科承认,自己爱好玉石,觉得玉石是一种“高雅、文明、保值增值、掩人耳目的权钱交易”载体,满足了“我对它现实价值的贪欲”。 

  多重受贿回报“权力服务”,致国家巨额损失19亿元 

  作为一名领导干部,倪发科曾主政六安市9年,担任分管国土、地矿、环保等部门的副省长5年。自2013年6月接受组织调查以来,其曾主政或分管的地区、部门先后有多名领导干部落马,其中仅厅级、副厅级干部就有六安市原副市长权俊良、六安市经开区管委会原主任周耀、安徽省国土厅原厅长陈良纲、国土厅原正厅级巡视员杨先静、安徽省地矿局原局长李学文等人。 

  据办案机关披露的案情,这场“塌方式腐败”中的多名官员涉及与矿产商人吉立昌之间的权钱交易,而利益输送的主要对象,则是六安市下辖霍邱县的国有铁矿。 

  霍邱县拥有储量全国第五、华东第一的铁矿资源,2002年启动开发,面向全国招商,河北籍商人吉立昌即在此时来到霍邱。此后数年间,吉立昌创立的安徽大昌矿业公司成为霍邱铁矿开发的最大获利者,其本人两度入选“胡润百富榜”,2010年更以15亿元身家成为全国排名第28位的矿产富豪、“安徽矿王”。 

  吉立昌财富迅速膨胀的途径之一,是低价获得国有铁矿的矿业权。而其秘诀,则是针对不同官员的爱好,“投其所欲”。 

  ——对于先后任市长、市委书记及分管国土、地矿的副省长倪发科,吉立昌多次送其玉石,最多曾一次就送了价值350万元的和田玉,满足其“欣赏、收藏”的“雅好”。 

  ——对分管矿业的省国土厅正厅级巡视员杨先静,先后4次行贿人民币1001万元、2000美元,满足其“为女儿在北京买房”和“退休后有钱投资”的愿望。 

  ——对先后任霍邱县县长、县委书记、六安市副市长的权俊良,23次行贿73万元,并送其北京住房1套,满足其对金钱、住房的物欲。 

  而这些官员受贿后,回报的“权力服务”之全面、大胆,令人瞠目。其中倪发科以副省长的身份,和吉立昌一起为其公司跑环评、项目审批,帮其低价购买铁矿探矿权,不惜挪用国家保障房用地指标。杨先静为帮吉立昌公司非法获利,多次违反国家法规,在霍邱县3座铁矿的矿业权处置中滥用职权。权俊良则帮助吉立昌公司拆借资金、拆房修路,甚至试图从县财政中拿出6亿元对其“超常规奖励”。 

  有关调查显示,在倪发科、杨先静、权俊良等人的帮助下,吉立昌公司在霍邱县一些铁矿的矿业权分立、出让、转让中非法获利,导致国家财产损失18.9亿余元。 

  与有求于己的商人组成“朋友圈”,私心泛滥致“塌方式腐败” 

  “我对自己犯下的罪行非常后悔,本来应该安度晚年,可是没有把握好自己,心理失衡,私欲膨胀,给国家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也给我的家庭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近期,霍邱铁矿腐败窝案中,倪发科昔日的下属,杨先静、权俊良等已先于倪发科出庭受审,其中杨先静当庭这样哭诉、忏悔。 

  “在逐利的商人眼里,一座矿山就是一座金山。他们处心积虑和你结识,变换花样给你送礼,不是感情有多好,而是看中你掌握权力可能带来的巨大利益。”安徽一位办案检察官剖析说,针对霍邱铁矿腐败窝案中暴露出的问题,应进一步加强制度建设和权力监管,完善行政审批流程建设。 

  “清心为治本,直道是身谋。”安徽省社科院社会学所副所长吴树新分析,倪发科等人任由私心泛滥,有意无意地与有求于己的商人组成“朋友圈”,与其说是被行贿商人引发“塌方式腐败”,不如说是被内心的贪欲拉下了水。 

  吴树新认为:“从近期查处的倪发科等官员的贪腐行为来看,这些官员无视党纪国法,滥用公权,往往权力越大、危害越大。应该继续保持反腐高压态势,完善权力的监督机制,加强对干部的理想信念教育,真正形成让干部‘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从政氛围。” 

 

     (转载:新华网)

纪检监察举报 职务犯罪预防 案件信息公开 检务公开 检察微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