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公告

以案释法

案件研讨

发布作者:王磊     发布时间:

 

于某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
基本案情:
被告人于某,女,46岁,坊子区某镇某村农民。
2005年8月23日19时30分,被告人于某手推一辆装满柴草的小推车欲横穿一南北走向的公路时,因路上有车辆经过,即将车停放路西边休息等候。此时被害人岳某无证驾驶无牌二轮摩托车沿该路由北向南行驶,撞在被告人于某停在路边的手推车上,被害人岳某当场昏迷,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事故发生后,被告人于某推车离开现场。
对此案的处理存在三种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于某推车横过公路与其他车辆发生碰撞,致使被害人死亡,并逃离现场,应以交通肇事定罪处罚。
第二种意见认为,被告人于某在天黑后随意将小铁车停放路边,应当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导致他人的伤亡,因疏忽大意没有预见,以致造成他人撞车死亡的结果,应定过失致人死亡罪。
第三种意见认为,于某的行为既不符合交通肇事罪的犯罪构成,也不符合过失致人死亡罪的犯罪构成,应认定于某不构成犯罪。
评析意见:
笔者同意第三种意见,理由如下:
首先,被告人于某的行为不构成交通肇事罪。交通肇事罪是指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本罪的主体,为一般主体,在司法实践中,主要指从事交通运输的人员。所谓交通运输人员,是指具体从事交通运输业务,同保障交通安全有直接关系的人员,包括具体操纵交通运输工具的驾驶人员、交通设备的操纵人员、交通运输活动的直接领导、指挥人员和交通运输安全的管理人员。本罪的客观方面,必须有在交通运输过程中,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的行为,这是导致交通肇事的原因,也是构成本罪的前提条件。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的行为可以表现为作为,也可表现为不作为。作为的方式如酒后开车,超速、超载行车、强行超车、错发信号等。不作为的方式如通过交叉道口不鸣笛示警、夜间航行不开照明灯、岔路口不减速等。
具体到本案中,被告人于某的小推车只是一辆生产、生活所需的简单的、原始的运输工具,应区别于交通运输管理法规中的“交通运输工具”,因此于某不属于交通运输人员,不符合交通肇事罪的主体。并且于某也不是在交通运输过程中,从本案现实情况看,被告人把车停放路边是由于其他车辆正在驶过此处,自己处于等候状态,并非有意挡路,其行为并无过错。所以导致他人死亡的后果不是因于某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造成的,其客观表现也不符合交通肇事罪的客观方面。因此该案不能定交通肇事罪。
其次该案也不能定过失致人死亡罪。过失致人死亡罪是指因过失致人死亡的行为。该罪的主观方面是出于过失,这里的过失是对死亡结果而言,具体是指行为人应当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导致他人的死亡,由于疏忽大意没有预见,或者已经预见而轻信能够避免,以致导致死亡结果的发生。
本案中,被告人于某生活所需,横穿公路,在当时天黑、车多的情况下,她应当预见到的是自己的生命及财产安全可能会受到过往车辆的威胁。不可能、也不应当预见到自己的一辆手推车停放路边会造成其他车辆撞上导致他人伤亡的严重后果。因此于某主观上对被害人的死亡不存在疏忽大意的过失。既然不可能预见,就更不是过于自信的过失。所以本案被告人于某将手推车停放路边的事实虽然造成了被害人撞上死亡的结果,但由于被告人于某主观上不存在过失,所以不能认定于某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本案被害人的死亡,究其原因是由于自己违反交通法规,无证驾驶本不该上路的无牌摩托车造成的,肇事者应当是死者本人。因此于某不应对被害人的死亡负刑事责任。但于某亲眼目睹他人撞到自己的手推车上,生死不明,却不闻不问,离开现场,置他人生死于不顾的行为,应受到良心和道德的谴责。

纪检监察举报 职务犯罪预防 案件信息公开 检务公开 检察微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