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公告

以案释法

修改后民诉法实施以来民事检察监督典型案例(一)

发布作者:李常兴     发布时间:

 

一、对裁判结果的监督
  1.海南某投资有限公司与海南某天然保健品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合同纠纷抗诉案。2008年5月20日,海南某天然保健品有限公司、海南某投资有限公司、郭某三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2011年1月26日,天然保健品公司以投资公司未支付股权转让款构成违约为由,诉至法院。一、二审法院均判决投资公司向天然保健品公司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301万元。投资公司不服二审判决,向检察机关申请监督。检察机关审查发现被转让的股权实际是天然保健品公司用来抵偿其欠投资公司的债务,投资公司并不负有支付股价款的义务,认为二审判决确有错误,投资公司并不构成违约,无需支付301万元违约金。2013年11月27日,人民法院进行再审,认为检察机关抗诉理由成立,撤销二审判决。
  典型意义:本案抗诉的主要理由是发现法院判决认定事实存在错误。本案一方当事人在审判中隐瞒了重要事实,致使人民法院作出错误的认定。判决生效后,投资公司发现了可以证明其不构成违约的新证据,符合《人民检察院民事诉讼监督规则(试行)》第七十八条规定的应当认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规定的“新的证据”情形。检察机关抗诉后,法院依法予以改判。
  2.湖北刘某与苏某、武汉某园林工程公司、湖北某置业公司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抗诉案。2009年11月19日,湖北某置业公司将其一园林景观工程发包给武汉某园林工程公司,两公司约定园林工程公司不得再转让工程,否则一切损失均由其自行承担。后园林工程公司将一小区地下车库入口处地面钢结构上雨棚玻璃分包给有从事玻璃安装营业执照的苏某。2010年1月13日,刘某受苏某雇请安装雨棚玻璃。1月17日,刘某在施工中从钢结构上摔下受伤。经鉴定,刘某残疾程度属五级,劳动能力完全丧失;精神状态、智力状态属六级残疾。2010年12月,刘某起诉至法院。一、二审法院均判决雇主苏某承担60%的主要责任;刘某因自身有一定过错,承担30%的次要责任;园林工程公司虽转包给有相应资质的苏某,但疏于安全管理,承担10%的赔偿责任;某置业公司因合同约定不得擅自转包而不承担赔偿责任。刘某申请再审被驳回后,向检察机关申请监督。检察机关审查认为,苏某虽有从事玻璃安装的营业执照,但不具备从事建筑活动的相应资质的主体资格,因此不具备承接雨棚玻璃工程的资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有关规定,园林工程公司应与雇主苏某承担连带责任,终审判决二者对刘某承担按份责任属适用法律错误。检察机关抗诉后,人民法院完全采纳检察机关的抗诉意见,依法改判。
  典型意义:本案涉及公民合法民事权益的保护,法院判决在责任性质和承担的认定上存在错误,没有切实保护权利人的合法权益,检察机关依据相关法律规定,提出抗诉,有效保护了权利人的合法权益。
  3.陕西刘某与杨某离婚后财产纠纷再审检察建议案。杨某以刘某下落不明、不尽家庭义务为由提起离婚民事诉讼。法院缺席审理并判决双方离婚,婚生儿子由杨某抚养,家庭共同财产及住房六间全部归杨某所有,共同债务3万元双方各自承担一半并公告送达判决书。后刘某向检察机关申请监督。检察机关审查后认为刘某外出打工期间,杨某曾与其子在刘某打工处相处一周,且有证据证明刘某曾两次给儿子邮寄学费,由此证明刘某并非下落不明。原判决以刘某下落不明缺席判决并采用公告方式送达违反法律规定,剥夺了刘某的诉讼权利;判决将夫妻共同财产全部判归杨某,家庭债务双方各承担一半显失公平,向法院提出再审检察建议,要求法院再审纠正。2013年5月,法院根据检察机关的再审检察建议启动再审程序,撤销原判决中关于夫妻共同财产、共同债务、子女抚养等三项判决内容并作出改判。
  典型意义:本案中法院以刘某下落不明进行公告送达并缺席判决属于认定事实错误,违反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检察机关采用再审检察建议这种相对简便、柔和的监督方式进行同级就近监督,法院及时启动再审程序并予以改判,既便利了当事人主张权利,又将矛盾化解在基层,达到了监督的效果。(摘自正义网—检察日报)

纪检监察举报 职务犯罪预防 案件信息公开 检务公开 检察微博

友情链接